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203博客

 
 
 

日志

 
 

发糕和玉米糊糊  

2011-08-11 10:1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赵老兄的《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一文后,感触很深,叙说部队难忘的往事很多很多,现又把09年曾经在博客里写的关于《发糕和玉米面糊糊》翻出来晒晒,以此来寄托我们的回忆。

2009-09-13 11:08:06|  分类: 战友作品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前几天一位朋友送我一袋包谷糁。据他介绍,这包谷糁是农民朋友在自家地里,用井水灌溉,上农家肥,不打任何农药,不施任何化肥,农民朋友自己打理,只供自己食用的包谷。现在有些农民也很注重绿色食品了。带回家也没太多注意。一天高兴,抓了一把熬了糊糊,不喝,不知道。一喝,嘿嘿i,那个味道正宗,谷香刺鼻,口感甚佳,回味无穷。是喝一口,想两口,越喝越想,这种感觉刺激我回想起203那段发糕和包谷面糊糊的日子。

     印象中,最苦要算74,75,76,77,那几年了。包谷面多,白面少。有时三天九顿饭,一顿白面馒头,其它八顿都是包谷面发糕,糊糊。如果包谷面要像上面提到的质量估计也能接受,糟糕的是包谷面质量之差,差到难以想象的程度。据说,(消息不准确),当时,时任自治区的某位领导,向中央打报告,讲新疆的牲畜缺乏饲料,请中央给以帮助和支持(其实这是一种欺上瞒下的行为,这样中央从各地调进大量陈年的包谷面等饲料粮。这样这些本应该喂牲畜的饲料当做了我们得口粮。期间我正赶上几次帮厨,亲历了做发糕和熬糊糊的全过程,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以往的做发糕,熬糊糊的过程给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好像就在昨天一样。

       有机会在食堂帮厨亲历了做发糕的全过程。先用一个大箩,把包谷面在箩里筛一下,包谷面筛下去,箩里盛一层毛毛虫。可想而知这包谷面储存了多长时间了。然后把筛过的包谷面放在一个大盆里加上水,部分酵头,碱面,用大锅铲搅匀。大锅屉抹点油,防止粘屉,用舀水的大瓢摊在在屉子上,约两三公分厚,再用大铲摸摸平,就上笼蒸,大约三,四十分钟即可。下笼后,用大菜刀划成方块块。由于包谷面时间太长,发糕整块都拿不起来,只好用刀托底铲起。吃起来一股苦,霉的味道,难以下咽。食堂然后用蒸发糕的水熬糊糊。由于包谷面质量太差,熬出的糊糊往往是水是水,面是面,难喝得很呀!

      镜头一: 由于生活条件太差,以至于发生女干部饿昏在办公室的事件。

      镜头二:迫于无奈,有人回家探亲竟带回一袋白面。当然其他还有,什么香肠,猪油,麦乳精,挂面等等。

      镜头三:部队有很多来自北京上海来的干部,个别干部把发糕泡在糊糊里,竟也吃烟下去,至今难忘。

      镜头四: 为了能够吃下这难吃的发糕,大家想方设法争取把发糕改进一下。把发糕在炉子上烤一下,两面烤黄

                      再抹点辣子油, 也算能咽下口。

      镜头五:三天九顿饭,八顿都是发糕糊糊,一顿吃馒头,有位小个子干部竟创下难以超过的记录,一顿吃下十

                    三个馒头 (食堂规定只能在食堂吃,不能打饭回宿舍),饭后紧接着又吃了三个西红柿。

      镜头六:偶尔吃一次油炸饼,也没啥菜,干脆吃油饼就大蒜,这个主意不错。即使现在有些战友不改这个

                    习惯。南方的战友依然保持着吃馒头的习惯,尽管家里其他人都吃米!

三十多年过去了,部队这些难忘的事还真不少。以后有空再接着聊!

战友侯文登的女儿,侯玮曾留言:“偶尔我妈会蒸“发糕”,我爸还是不喜欢吃——“吃伤”!!呵呵!——侯玮”。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