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203博客

 
 
 

日志

 
 

【引用】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2011-08-09 11:2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赵维儒《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昆仑情怀】

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注:今日203,图为快到路边儿的新大门——原大门——办公楼) 

 

         六十年代,在一个遥远遥远、当时还没有听说过的地方,我们选择了新疆南疆疏勒郊外维吾尔族村落近旁一片未开垦的盐碱地上建起了家园,并曾在那里工作、生活了一、二十年,二、三十年。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偌大的营区,除了一幢两层办公楼外,包括我们家属院在内,一水儿的平房,显示了那个时代的鲜明特征。

  营区内最早的家属宿舍集中在办公楼西侧食堂的南北两面和东侧即广播室的后面,大多为一居室或加一个小厨房。宿舍不多,但等级很清楚。

  后来,人多了一些,部队又在营区外足球场的北面盖起了一个家属院。院内小路的两旁各四排平房,每排四户,每户两居室加一个小厨房及烤火墙;居室之间留有烟筒穿孔,以便冬季室内生火取暖使用。所有家属区两侧房子中间的小路上安装有共用的自来水,以及在稍远处的围墙下设有公共厕所。即使这种现代城市不可多见的居住环境和条件,可在当年的南疆地区也是首屈一指,令人刮目相看。

  大概是戈壁滩上建家园的缘故,所有营区内外的家属宿舍两排房子之间的间距比较宽敞,除了中间种植一排杨树和自己请技保人员用紧线机架设长长、高高的晾衣服的铁丝拉线外,家家门前都有足够的空间可以搭建一个比一个考究的存放煤饼及杂物的小库房和鸡舍;有的还盖有鸭舍、兔窝、菜窖及供吃饭、聊天用的水泥板儿小方桌。正是这些生活设施自理所需,家家户户的工具从铁锹、坎土曼、锯子、瓦刀、磨子到钳子、起子、钉子、皮尺等一应俱全,并由此造就了一批有点儿水平的业余泥瓦匠兼木匠。  

六、七十年代的部队生活还是处于比较艰苦的时期,因此, 每天除了值班、训练、学习、文体活动、公差勤务和菜地劳动外,有家、没家的,都会花费不少业余时间鼓秋与改善生活沾边儿的事情。夏天,趁着紫外线强,部队发什麽凉什麽: 凉干菜,凉鱼干,凉杏干, 无所不有。冬天, 则比较辛苦,集体宿舍和各家各户都要打煤饼,哩哩啦啦得折腾近一个月。打完煤饼改炉灶,一个冬天怎麽也得反复折腾几次,直到煤饼填进去顿时火旺的能把小半截烟筒立马儿烧红。再就是杀驴、宰羊、储存菜蔬和瓜果,好让一冬受用。更有那些有心者,茶余饭后手不停闲地摘羊毛、摘驼绒,那时凡是带回北京、上海加工的都是全国的上等品。

   当然了,折腾过程的终结也要看看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了。别小看这些知识分子成推的地方,在吃上也是见多识广,总有别出心裁和独到之处,并真的能冒出几个“能工巧匠”而闻名于大院;而且,经常是以点带面,迅速延伸;即一家有高招,户户都跟风,不像现在讲究引领风潮和忌讳人家效仿。做凉皮,做拉面,做“汉式”抓饭,用胡萝卜、菠菜汁等和面制作成五颜六色的精美食品等等,绝对属于发明创造性的绿色食品。不仅如此,连做饭工具都如出一辙。有人发明了用几个汽车活塞铸造一个烙饼的平锅,结果用完了后勤的废品,还要不停的托人到军区去买新品加工;甚至转业时还要带回来继续使用,足已证明这个怎麽都不会糊锅的玩儿意并不比当今花样翻新的高科技产品逊色。 

   在那个艰难岁月讲究吃不太现实。但是,在边疆这个少有人知晓的戈壁荒原上,每年一度的春节,各家各户不约而同的厨艺展示却是阻挡不住的,犹如自发办起个小“吃博会”。部队团拜、文艺汇演、体育比赛、放鞭炮、吃饺子过后,部队及各单位领导必定要在初一早上挨家挨户拜年。拼搏了又一年的男女老少们,一定要在这一天拿出看家本事,把房间布置的一派喜庆,桌上摆满了糖果和制作的精美糕点,供应再紧张也要留存几盒“好烟”,只待各位领导上门一展主人的各式风采。当然,最关键的是拜年过后的八个半天假日里, 整个营区内不分上下左右,家家都会按照“传统”轮番上阵邀请战友, 特别是那些"单干户"们来家品尝自己精心准备、精心制作的美味佳肴了。你来我往,送去的是欢声笑语;把酒问盏,装满了战友的情谊。你感受到的,那不是一个个小家;你看到的,那是一个战斗的集体。

  其实,这个“家”是一片净土,是一个乐园,是一个熔炉。漫长的岁月,谁都会有喜怒哀乐;繁重的工作,谁都会碰到坎坎坷坷。但是,有了这个家,不管什麽事都会在后面给你撑着;更是有了这个家,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爬不上的坡儿!

  这就是我们的家,一个谁都割舍不得、又放不下的大家,直到今天。

 

那里就是我们的家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附:【二十多年后的营区外家属院因多年闲置早已夷为平地】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营区通向北面家属院的小路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营区通向家属院的小路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手指处为从北面数第四排,即最后一排位置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两块白墙处为西侧第二排位置,即原我们家房基处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自行挖下水道的地方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东侧四排的位置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她也找到了自家的房基,即东侧第二排首长、老沈、老谢家的位置
 
家属院 - 赵维儒 - 我的博客---昆仑情怀
拆除前的家属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